第一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叩天门 > 第二六零章 冲天之威
天才一秒记住 第一小说网:www.oneoo.cn
    确认了叶拙身上忽然散发出的杀意、戾气并不是因自己而起,胡爻道人却不敢有半点的放松,最开始时候只是因为自身没了底气雄心,担心自己贸然的举动可能引动叶拙的爆发,没来由丧命的话,到了后来,却已经跟这份担心无关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光是那股子忽然间又一个升腾的杀意、戾气本身就已经让直接横飞甩出去十丈不止的胡爻道人惊骇莫名,不敢甚至忘记再有什么别的心思了。

    从一开始忽然闪现的一瞬间,便已经足够惊人了,足够让已经垮了心志的胡爻道人惊骇不已,但跟随后相比,最开始那点点杀意戾气却又不算什么了,寥寥数息之后的一个瞬间,叶拙身上气势忽然暴涨,逸散出的杀意戾气,带来了无匹的威压,好似一杆重锤砸中,直接将胡爻道人砸飞出去,还是下意识间催动真元才将将抗住了这股威压落定了身形,但胡爻道人嘴角眼角却已经渗出了几道鲜血,周身皮肤也有隐隐的血丝绽现。

    便是心志垮了,便是早已失去了斗志雄心,胡爻道人也不至于如此不堪,即便被天道之威压制,但在还没有彻底磨损掉之前,他的境界依旧还是金丹中期。忽然出现如此的情形,远不仅仅是被撞飞这么简单,就在那一个瞬间,让胡爻道人更加骇然的是,他忽然感觉自己陷入了尸山血海之中,满眼都是殷红血色遮天蔽日,耳边一阵阵鬼哭狼嚎之音,无尽的戾意直冲神魂深处。

    是幻象,却也不仅仅是幻象那么简单,心志被摧,斗志已失,但见识犹在的胡爻道人又怎么会不知道,在这个瞬间,叶拙身上散出的不仅仅是虚幻的其实威严,还有真正的杀伐之力,叶拙身上比最开始又暴涨了数十倍的杀意戾气,已然由虚化实,变成了凶戾十分的攻伐之威,自己耳目之中看到的幻象正是威能所显之后生出的景象。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难不成他是杀神转世不成。”已经彻底被震慑惊呆了的胡爻道人没有理会嘴角眼角还在淌出的血迹,也没去管皮肤表面逐渐渗出的血丝,甚至连之前的惶恐之色都消失不见了,再抬眼时候,满脸都是震惊之中的不能置信,以及好似傻子一般嘴里不停的嘟囔。

    以势压人不算什么高深的法门,不要说神识神念能够外放的修士,便是世俗凡人,也有王霸之气、浩然正气或者煞气之类的说法,那些同样都是外放的气势之威,足可以压服许多心志不够强的喽咯之人。到了叶拙这样的境界,已经铸成金丹,施放出自己的气势气息,犹如实质一般威压周围,根本不算什么,随便哪个同样境界的修士都能够做到,但这一刻叶拙显然不同,无他,由虚化实的杀意戾气实在太强了,强到便是胡爻道人没有受到天道压制,自身还有金丹中期修士该有的实力时候,也会惊骇莫名,不敢有半点他念的程度。

    身在一旁的胡爻道人已经见识到了叶拙杀意戾气化实之下能够直接让自己受伤的威能,但这还不是全部,只因为,他还能够清晰感受到,自己受到的不过是余波,叶拙身上已经化为实质攻伐之威的杀意戾气,最强大的力量根本不是冲他而来,而是直冲头顶云霄而去,好像一杆长枪,一柄利剑,要将苍天捅出一个窟窿一般。

    若以一柄刀作比,叶拙头顶直冲而去的算是刀锋所向的话,落在胡爻道人身上的连刀背都算不上,顶多算是刀柄,甚至不过是刀风掠过。但落在他身上的余波都让他瞬间受伤,胡爻道人不敢想象,若是叶拙头顶那股杀意戾气之道锋锐之刃落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样的情形,胡爻道人甚至难以比较出两者之间的差距,十倍?百倍?又或者更多?

    不说还被天道压制,,这一刻的胡爻道人便是实力尽数恢复,都不觉得自己能够在那股冲天之威下撑上哪怕一个瞬间,胡爻道人觉得若刚刚叶拙并非冲天而去,而是朝着自己过来,只要一个刹那,自己不仅心神直接溃散,便是肉身也会化为齑粉烟尘甚至是虚无。

    这根本不是叶拙这个境界该有能有的手段,漫说叶拙才铸就金丹没几天,便是胡爻道人这样的金丹中期境界全盛时候,便是一世两山三座岛中实力最强的公轩世家或者以攻杀之能最强闻名的千峰岛出身的金丹中期,金丹后期修士,也不可能凝出这样的无匹之威,愣愣的有些呆傻的胡爻道人心底深处甚至冒出了一个以往想都不敢去想的怀疑,叶拙此刻忽然爆发出的杀意戾气凝出的攻杀之威,元婴大能修士是不是就能做到?

    偏偏事实就在眼前,甚至叶拙头身上的已经化作实质的杀意戾气还在增强之中,胡爻道人傻愣之间,想起了青丘山典籍中某位先祖留下笔记之中的一小段记录,虽然只有寥寥几句话,却在胡爻道人心底有着深刻的印象,那几句话并没有更多的隐秘,只是提到了数万年前一位修士,以为以杀戮入道,平生斩杀了千万个对手,每一个对手境界实力都在自己之上,自身姓名被遗忘,只以杀神之名为人所知的修士。以往时候,胡爻道人并不以为当年的先祖记录的是真实人物,更像是一个被夸大了存在,但这一刻看到了叶拙,感受到了他身上忽然涌现出来的杀意戾气,尤其亲身感受过了其中的威势,胡爻道人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见识还是不够,或许真有杀神那样的人物。只是就算真有杀神那样的人物,也依旧无法解释眼前叶拙的表现,除了投生转世这种更加飘渺的传说之外,胡爻道人实在想不出来,还有别的什么可能,要知道叶拙可是身受天之诅咒的离云岛罪民,便是夺舍之事都不可能。

    数万年前的人物,除了一世两山三座岛这样的世家之外,没有几个人还会听闻过杀神这样的存在,不过只要知道的人,若是此刻也如胡爻道人一样,见到叶拙此刻的情状,感应到了他头顶的杀意戾气的话,十有八九也会跟胡爻道人一样心头冒起那个他们原本不怎么相信的名号来的。

    叶拙出自连修真世界都不算,或者该说是被修真世界所遗弃的离云岛,自然不知道数万年前还有过杀神这样的一号人物。不过此刻的叶拙却是很清楚,自己所冒出的杀意戾气跟那个杀神没有半点的关系,一切的根源都都是自家离云岛。

    不同于一旁胡爻道人所感受到的,叶拙身上虽然先有汹汹的怒意,而后更有凝成实质的冲天杀意戾气并且还在不停的增强中,但除了最开始短短数息之间的怒意与震惊之后,叶拙的内心却却是渐渐的冷静之中,到了后来,甚至都快跟胡爻道人差不多少,快要变成一个旁观者一样,感受着自己身上涌出的冲天杀意戾气了。

    就在储物袋上原本的修士气息印记消失的一瞬间,叶拙就察觉到了其中忽然闪现出来的族人气息,随着那一具骸骨跌落出来,都不等叶拙再去感应确认,眼中便看到了一副图景,,一个虽然相貌陌生,但是身上的气息再熟悉不过的身影,那是不知道何年何月的一位先祖的身影。

    早已经见识过修真世界许多事情,对于自家离云岛的认识也远不是当年离开时候可比,虽然有些突然,但一具先祖骸骨忽然引动出幻象,叶拙原本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但是紧随而来的感受就不同了,一个瞬间,叶拙就明白过来,自己眼中所见的远不是幻象那么简单。叶拙赫然感应到了那道身影身上的生机之意,还没等叶拙仔细去感应这道生机之意究竟意味着什么,心中刚刚闪过一缕疑惑,疑惑难不成已经成了骸骨的先祖还没有彻底死去时候,那道便消失不见,随之而起的是浓浓的化不开的死意。

    察觉到了生机死意的转化,叶拙却是醒悟过来了,这一切的出现怕不仅仅因为自己跟骸骨之间的血脉联系,更因为自己铸就金丹之后领悟出的大道法则。

    若事情到此为止,也不算什么,最多也就是在将这位不知名先祖送回祠堂,让游魂归故地之前,再稍加研究,看看为什么已经死去多年的先人骸骨之中会有生机死意留存,也就罢了。

    但很快,叶拙就发现事情还要更复杂的多,随着生机死意转化,明明正午日当头的时间,叶拙却感觉一股自己从来没有亲身体验过,但在接触到的瞬息之间,便不由的冒起这就是无边地狱的感受,自己眼中的老祖身影正是被流放其中的存在。

    也是在瞬息之间,叶拙便清楚,这不是自己的错觉,也不是幻觉,而是再真实不过的事情,因为叶拙感应到了囚字印天之禁制的气息。
天才一秒记住 第一小说网手机版:m.oneoo.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