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天狱之崛起 > 第103章 襄阳之行
天才一秒记住 第一小说网:www.oneoo.cn
    襄阳,千年古都!

    在这个世界,襄阳最辉煌的时代是大楚皇朝时期!

    时值汉末、天下大乱,圣君王旭以还百姓太平天下为己任,十三岁从军,用一生的岁月,平黄巾、兴荆南、降刘表、服巴蜀、定西凉、平东吴、灭曹魏,定鼎天下,兴建大楚皇朝,建立了古往今来最大的帝国。

    正是那个时代,历史加速变迁,科学技术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连今日的行政区划和诸多地名,还有武学境界体系也是那个世代便定下。纵横八百多年的大楚王朝对于加速人类融合,对于武学奇术迅猛发展,对于人类统一都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时至今天,人类社会都铭记着那位伟大的帝王。

    那就是人们口中的圣君!

    当然,与他同样流传千古的还有诸多名震千古的封王!

    英王周智、义王张靖、武王向天、术王马义、忠王赵云、智王郭嘉、谋王诸葛亮、兵王张辽……

    太多的人杰在那个时代做出卓越贡献,虽然所谓的王都只是有名无实的封号,可却千古流传,为世人悼念。

    襄阳就是大楚王朝的国都,虽然今日的襄阳早已远非两千多年前可比,但仍旧保留着五处古迹,是后人也不愿破坏的地方,那就是圣君陵、楚皇宫、英烈台、东青院、翠竹园!

    其中,东青院更是世代传承,如今越加壮大,号称世界五大学院之首!

    人类明面上的第一个地级强者,第一个天级强者都是从这里走出!

    …………

    李洛对于襄阳是陌生的,当他驾驶小型飞行器来到这座古都,胸中满怀着敬畏!

    他将飞行器停到距离东青院正大门不远的停车场,漫步前行,感受着这座古都所弥漫的文化和魅力!

    不多时,他来到东青院古朴的正大门外,怔怔看着门外的字。

    东青院的正大门其实很寒碜,比起其它几道大门,它显得太过简陋,可两千多年来,这里一直被定为正大门,每个新入学的学员都必须从这里进入,然后才能参加入学考试,不然会被直接轰出去。

    这一切只因为这里是东青院兴建时就存在的大门,大门上方有第一任院长,也就是汉末名将皇甫嵩所亲手刻下的千年石刻,上书“东青院”三个大字,而且大门两旁的另外两座石刻更是圣君王旭在晚年亲手题刻的一幅对联。

    两千多年来,这里被东青院视为最珍贵的古物,一直用强大的阵法保护,避免被岁月侵蚀。

    李洛仔细端量着圣君的对联,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圣君题下的对联很熟悉,也不是对联的内容熟悉,而是那独特的笔锋很熟悉,总感觉似乎在哪里看见过同样的笔锋,可无论怎么想,他也没觉得自己看到过圣君的遗物。

    片刻后,他又被字体中所蕴含的某种奇妙所吸引,越看越惊奇,不由自主地喋喋自语。

    “圣君真是好高的武学感悟,而且这字里似乎还藏着什么东西?”

    “呵呵!小伙子能看懂这些字蕴含的东西?”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

    李洛回头一看,却是一个衣着邋遢的糟老头,头发也不知道多久没洗,腻得能挤出油来,身上还散发着浓浓的酒味!

    那种味道让他不由自主地避让两步,眉头微皱。

    “不,我看不透,只是总感觉似乎蕴含着什么!”

    “可以察觉到这点,你的悟性已经是古今少有!”糟老头高深莫测的笑了。

    李洛有些摸不准对方深浅,狐疑地问:“难道你知道这字里蕴藏着什么?你能看懂?”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看懂如何?看不懂又如何?”糟老头仿似在回答,又仿似在自言自语。“光阴已去,看得到或看不到都已经不再重要!”

    这糟老头怎么神神叨叨的?

    李洛心中有些奇怪,不想再理会他,转身欲走。

    没想,那糟老头突然向他扔出一颗奇怪的石头。

    “小伙子,拿着这个,如果哪天你想进东青院,拿着这个给考官看!“

    李洛反手接住,可当他再回头看那糟老头时,却发现早已没有人影,看看四周的人,也彷如刚才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又是一个隐世高手?什么鬼?为什么只有我能看见他?”

    李洛疑惑地看着手中石头,摇摇头,顺手就扔到了修罗神戒中,他可没有进入东青院的打算。

    只是,他完全不知道,在半空中看似无人的地方,正有两个很轻很轻的声音。

    其中一个正是刚才那糟老头。

    “这小家伙眉目间的神韵怎么与圣君有七八分相似?”

    “你问我?我问谁?”另一个声音回道。

    “他还能感受到圣君留在对联中的东西!”

    “或许是他悟性好吧!谁知道呢?行了,一切自有缘分,总之不可能是圣君复活,想不通就别想,走吧!咱喝酒去!”

    很快,那片天空再度恢复了平静!

    …………

    李洛来到完美世界咖啡吧,走到二号桌坐下,随便点了杯咖啡。

    此时的咖啡吧很冷清,只有零散的几对青年男女坐在各处角落,看上去像是东青院的学员,从他们的亲密举动中不难看出是在谈情说爱,有一对情侣还动手动脚的!

    坐了差不多十分钟,一个青年走进咖啡厅,没有张望,直直就向着这边走来,与李洛隔着桌子相对而坐。

    他要了杯咖啡,待服务员远去,这才抬头与李洛正视。

    “新任猎鹰小队队长?”

    “是!”李洛颇为好奇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他有着一张东方人的面孔,长相普通,但脸上却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感觉很酷,或许谈不上帅,但应该也可以吸引不少年轻少女。

    “你找我?”这个青年的话显得很冷淡。

    李洛被问住了,因为他得到的命令也只是到这里来,想了想,问道:“你是谁?”

    “你不知道?元帅没说吗?”青年脸上终于在冷酷之外带着些许惊讶。

    “没有!”李洛摇头,也有些疑惑。“元帅怎么给你说的?”

    “他就让我此时此刻到这里来,说新任猎鹰小队队长找我!”

    “那么也许你应该做个自我介绍?”李洛笑着说。

    青年顿了下,淡漠道:“我是前任猎鹰小队队长的儿子,我叫庄贤!”

    李洛瞳孔一缩,正要开口询问,庄贤却率先道:“我是唯一逃脱围杀的,因为没人知道我在东青院,也没有几个人知道我是他的儿子。我出生的情况很特殊,生于战场,也长于战场,后来几经辗转,直到我九岁时,陆明上将才建议父亲把我和我母亲送到襄阳,此后我与父亲分别数年不曾相见,直到前几年我考入东青院,母亲便去江城与父亲团聚,而我却从没去过江城,父母健在的时候,也是他们秘密来看我,所以我逃脱一劫!”

    这番话让李洛疑虑顿消,明白了赵忆云的意思,很明显,问一个真实存在的知情者,远比传些资料来得仔细。

    “庄贤,很抱歉,我今天来让你想起痛苦的往事,但希望你能配合,毕竟我也是为了查明你父母的死因。”

    “还有什么好调查?”庄贤冷酷的脸上显露出刻骨铭心的仇恨。“等我强大,总有一天会亲自到史家报仇!”

    “你知道的未必正确!”李洛摇着头,叹息道:“根据我最新获得的线索,你父亲虽然死于魔天劲,但还真就未必是史家做的,而且新的线索指向一点,那就是杀你父亲的人,你父亲不但认识,而且很熟,熟到他最后是留着泪,在惊讶和痛苦中含恨死去!我这次来不为别的,就为了解你父亲身边最好的兄弟、战友或亲人,因为他们目前都是嫌疑人。”

    庄贤满脸震惊。

    “这怎么可能?”

    “你或许很难接受,但我说的是事实,这点我也已经向元帅禀报,所以他才让我来找你!”李洛平静的说。

    尽管庄贤很不愿意相信,但这个在战场上出生和成长的人展现出强大的心理素质,很快低头沉思。

    沉默许久,他突然抬起头来。

    “不可能是亲人,因为至亲全部都被杀死,远亲则早在二十多年前就不曾联系,没有感情,以我父亲刚强的性格,不可能在死前痛苦到流泪,同时也不可能是我父亲以前的战友和兄弟。”

    “为什么?”李洛追问。

    “因为我父亲过去的战友和兄弟们早就在战争中死得没剩多少,活下来的人都是强者,在炼狱征战,如果是他们背叛我父亲,那么我就跑不掉,他们都知道我的存在,而我现在不但活得很好,还加入了中央情报部!”

    李洛思考着接过话去:“所以,这人只可能是你父亲后来,也就是你和母亲搬迁到襄阳后才结识的人!”

    “不错!”庄贤非常肯定。“我和母亲来到襄阳一年后,父亲便调到江城,进入了中央情报部,而这时候由于工作特殊,我父亲根本就没深交过几个人,能让他流泪的就更少了!”

    “你觉得会不会是你父亲在江城的部下?”李洛迟疑着问。

    “不会!”庄贤摇头:“我了解我父亲,他是强硬的军人性格,他对待部下虽然亲如兄弟,以命相交,但若是被部下背叛,绝对会是愤怒、是责骂和愤慨,而不是伤痛欲绝,甚至流泪!”

    说到这里,庄贤似乎渐渐理清思路,猛然抬头盯着李洛,咬牙说:“除非我父母还有没对我讲过的人,不然能让我父亲在死前只剩下悲伤和惊讶的,只可能是那三个人之一!”
天才一秒记住 第一小说网手机版:m.oneoo.cn